躺在病床上,羅俊紅(中)向前來看望的鄉鎮幹部詢問村裡受災情況。
  紅網衡山站5月30日訊(分站記者 陳亮 李佳輝)“這場雨是最大的,是十多年來最大的一場雨。”提起5月25日的那場暴雨,湖南省衡山縣長江鎮橋坪村的村民至今記憶猶新。然而最讓他們感動的是,在這樣的危難關頭,39歲的衡山縣人大代表、村黨支部書記羅俊紅為及時排除山體滑坡危險而身受重傷的英勇事跡。
  “村裡的情況很危險,我必須在那裡!”
  羅俊紅原先在廣州做建材生意,幾年前,這位經濟能人被村民推選為村裡的“領頭羊”。雖然居住在縣城,羅俊紅這位“走讀”村支書卻每天為村裡的事情四處奔波。在今年的村支兩委換屆選舉中,由於他愛乾實事、品行好,再次高票當選村支書。
  “這場雨一下子是不會停下來的。”當天一大早,望著鋪天蓋地的大雨,羅俊紅嘀咕道:橋坪村地勢低窪,村裡許多房屋是沿著半山坡地建的,能經受得了暴雨的肆虐嗎?剛說完,他連忙拿起電話瞭解汛情。
  “今天是星期天,你還答應我送孩子去湘潭讀書的……”妻子小湯提醒他。“來不及了,我得趕緊走。村裡的情況很危險,我必須獃在那裡。”話音未落,羅俊紅已經邁出了家門。他一邊向鎮政府彙報,一邊打電話通知村幹部按照村裡制定的山洪災害防禦預案緊急行動起來,並一再叮囑大家隨時報告情況。
  挨家挨戶排查,絕不能倒一戶房子
  橋坪村離縣城10多公里。在開車趕往村裡的路上,羅俊紅髮現縣城已經內澇嚴重,而此時暴雨卻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他知道,一場抗災救災的戰役已經打響!
  村裡的兩座小型水庫關係著全村600多畝農田的灌溉,一旦垮塌,後果非常嚴重。羅俊紅趕緊安排人員前去水庫周邊查看水情,並和老村支書武志華一道商量處置方案。在一組的嶺塘水庫上,他帶著村裡10多個青壯年頂著暴雨,疏通了一條深溝,加快了排水速度。
  “羅支書,我家後面的山體可能會滑坡,請你馬上過來看看。”排除了水庫的險情後,時間已近中午,此時,羅俊紅已經陸續接到了四、五戶村民的求救電話。
  整個上午,羅俊紅一直蹲守在村裡的水庫上指揮調度。他一邊安排村裡的廣播不斷播報汛情信息,提醒村民轉移自救,一邊囑咐黨員、小組長挨家挨戶察看災情,確保不倒塌一間房屋。他知道,一直下個不停的強降雨,村民沿山體而建的房屋隨時都面臨著山體滑坡的危險!
  緊急除險,黨性在暴雨中閃光
  “歐菊華家的房子是90年代砌的老房子,離山體最近,極有塌方的危險。”在一位村民家匆匆扒了點飯後,羅俊紅來不及喝口水,就趕往受災最嚴重的二組和三組。剛到歐菊華家,眼前的情景讓他驚獃了:老歐家後面的山體已有了塌方的跡象,山上一棵大板慄樹的樹根大部分暴露在外面,一旦倒下來,整個房子都會被砸掉。
  “羅書記,請你趕快想辦法呀!”毆菊華兩老顯得束手無策。調挖機已經來不及了,必須馬上把樹鋸掉。羅俊紅和一同前來的村民用最快的速度找來電鋸,爬上滑坡裂痕越來越大的山上鋸樹。伴隨著隆隆的巨響,這棵大樹終於在滑坡前被鋸倒了。一旁的群眾歡呼起來。
  就在這時,讓當時身處現場的受災群眾至今回憶起來仍驚魂未定的一幕發生了。當羅俊紅來到屋角另外一棵同樣威脅著房屋的梧桐樹邊時,“嘩啦”一聲,他一腳沒踩穩,從山上滑了下來。
  一根兩寸餘長的竹尖插入了他的胯部,鮮血如泉涌般汩汩地冒了出來。臉色頓時蒼白的羅俊紅忍著劇痛想站起來,終因體力不支,這位身體健壯的漢子一下子暈倒在地。
  “幸好是竹尖,不是竹兜,如果是竹兜,那就沒有人了。”村民們見狀趕緊撥打了急救電話。由於傷勢嚴重,羅俊紅被緊急送往衡陽附一醫院接受治療。
  “我的屋子沒有倒,羅書記卻受重傷倒下了。他是焦裕祿一樣的好幹部呀!……”連日來,歐菊華的心裡總是沉甸甸的。但是說起羅俊紅捨身救災的事跡,他豎起了大拇指。
  “村裡受災情況如何?一定要儘快恢復被損壞的水利設施……”目前,羅俊紅因陰囊外傷正在泌尿外科重症病房觀察。然而,這位被村民深深牽掛的好支書,病情剛剛好轉,便在病床上立馬安排起村裡的事情。
  暴雨中,橋坪村雖然有10餘戶沿山村民家受到了山體滑坡的威脅,但是正因為有羅俊紅這樣的好支書,該村沒有一棟房屋倒塌,更沒有一位群眾的生命財產因災受損。  (原標題:“黨性在暴雨中閃光”記衡山縣橋坪村支書羅俊紅)
創作者介紹

lustration

illdqy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